「不會,就算全世界的人抑鬱了,我也不會抑鬱的,不然夢兒要照顧抑鬱的我,那該有多累,我可捨不得。」曾目華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