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對不起,」狄芬德說道,「我是說……哈士奇,本來就很有趣,他白白的,又黑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