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苗正清按下她的肩頭,臉上此時沒了平日里的風趣,表情嚴肅,是因為開始要講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