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接頭人會告訴我具體的安排,我現在只知道個大概。」雖然兩個人之間的疏離感越來越強烈,但西爾維斯不認為兩人會成為敵人。畢竟,他們曾經是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