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了,剛才我和尊主對著那山上紫氣施了一禮,說是來觀禮的,說完壓制感立即就沒了。現在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