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九千流美眸眨動,看了花囹羅數秒咧嘴一笑,「對,我不跟帝淵那女人一般見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