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叔,師叔,對不起,我不知道會變成這個樣子,早知道我就應該提前先做一些實驗調查,都是我的錯。是我太自大太過想當然了。還好你沒事,不然我都不知道該如何跟你謝罪。」白九低著頭,眼角紅紅的,他是真的將風林門的各位長老當做自己的親人啊,平日里就算是再作,再任性,再如何如何,其實也是變相的表達自己的信任和愛意,甚至可以說是一種撒嬌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