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就是想要把這個公司拆了,重新建一個比較特別一點的,你可以做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