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來就趕我走?」喬聿北看了眼桌上的藍莓,隨手丟進了旁邊的茶几上,上前坐到辦公桌上,抓起桌上的印章在手裡來回擺弄,「我在這兒又不礙著你,你該工作工作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