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啦?吸走你的聖胎而已啊。」江離故意驚道:「你現在還活生生的在這裡,可沒有對你造成任何人身傷害,你沒有缺胳膊少腿,進行醫療鑒定,你也是健康活潑的一個人,法律上的規定故意傷害罪似乎加不到我的頭上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