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早就說過,你媽比我還狠毒,親兒子說殺就殺。我被她打成這樣,自身難保,喊我無用,好好站着等死吧。反正你是她生的,讓她打死了,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大貴躲在屋裏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