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不是擔心姜統領藏私嗎?」玄琳瓏悠悠道,「畢竟這可都是要納入國庫的嘛。」 「你!」姜厲一口老血哽在喉間,上也不是下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