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不好對付的女人才對……」雷瑟克咕噥。剛才的談話中,多米尼克隻字不提奴隸船的事,顯然早就清楚內情,不想捲入這場王儲與宰相的政治鬥爭,至少是不站在諾因這邊。而且她的感謝全是針對雷瑟克個人,就免去了人情債的危險,從頭到尾沒有給雷瑟克一點可趁之機,讓他十分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