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色酒吧?」方逸天喃喃的念了聲,臉上浮起一絲古怪的笑意,心想難不成師妃妃要將這家酒吧裝修成又炫又色的酒吧?那可真是太刺激了,光是酒吧名字就足以調動一個男性牲口的荷爾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