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我沒有理由騙你,因為我現在也需要你的幫助,易陽,究竟怎麼樣,你自己心裡清楚,若不是那隻猴子現世,我也不會受此重傷,如果不是我的傷沒有好,就憑那隻猴子何以傷我,易陽,所以你真的是很可悲,身為三千宇宙的開創者,唯一的皇,淪落如今的地步,甚至連自己也想不起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