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弟一路平安,下次來為兄請你喝酒。」楚山孤知道葉雲天是一個不喜拖拉的人,而且現在誰都看得出葉雲天是一刻也等不得就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