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掃出,動作利索,聽到“哇”的一聲痛叫,聶天明拔出那隻鐵棍,只是突然聽到聶天明上有液體流出的聲音。濃霧漸漸的散開,鐵棍上的紅色液更加清晰可見。野邊一渡軟綿綿的躺倒在地上,他這才知道自己那天真的想法是多麼的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