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說這,晏墨好看的眉毛緊蹙在一起,桃花眼裡戴上了擔憂,不敢耽誤,快步朝著地洞的深處走去。他很擔心大哥的情緒,自從大哥回來后,雖然看似變化不大,可作為大哥小尾巴的他,可是比姐姐和二哥看的清楚明白,大哥在外面,不知是受了怎樣的訓練,整個人身上圍繞著濃濃揮散不去的殺氣和死意,那種猶如從18層地獄爬上來,惡鬼的氣息曾一度讓他覺得窒息!還好沒多久大哥就收斂了自己的氣勢,只是那骨子裡透出的冷意,卻是怎樣也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