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搖了搖頭,道:“我原本以爲這陰陽鏡是我能使用的寶器,但是剛纔我發現,我並不能操縱它,因爲在它擋回了都市王的殺招之後,我又用過它幾次,可是每一次,它都毫無反應。現在看來,當時之所以有反應,也必定是義兄在暗中使了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