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麗自然輕鬆的態度倒是感染了楊佃,他也沒有那麼局促了,和亞麗有說有笑起來。楊佃今日開著風騷的保時捷,兩人上了車也沒有什麼不自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名字相同,亞麗對楊佃確實沒有什麼戒心,更何況她知道,以她的身心。兩個楊佃也不是她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