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敢回頭,只能拚命的跑,拚命的跑,膽戰心驚的生怕聽到身後再次傳來這兩天兩夜幾乎要把他們逼到崩潰的腳步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