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劊子手,不嗜血,要不是蕭一劍表現的太陰險,他連蕭一劍都不會廢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