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踏白衣而來,背著手癱著臉,兩眼之間寒芒匯聚,仔細看去又彷彿他眼裡空冷無物。落在擂台圈子裡,周圍的人都變了個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