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餘光看向正在下首落座的莫語,眼底露出感激,若非他的到來,戰家豈會有這般風光的時候,只怕昨日便會丟盡顏面,受到無盡羞辱與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