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永長只覺得兩股力量突然出現在了自己的身體里,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不禁有些不耐煩的問道:「你們兩個,現在要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