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初雪好像知道我的心思,一邊換衣服,一邊跟冷霜雨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聲音很大,我在外面聽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