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悅有些漫不經心,自己剛剛經歷了人生二十六年的鉅變,無論身心都很是疲憊。“報警吧。”俞悅輕輕地說,“請警方搜尋撲克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