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仲禮和傅沉兩人,並沒直接回去,而是找了餐館,先吃了飯,才溫吞的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