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說是過來吃飯,但是除去陳天之外,剩下的人根本沒有膽子動筷子,只能表情尷尬的坐在一旁賠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