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貴賓席上的那些主考人員,也全都從椅子上站起,一個個神情緊張,關注著那最上面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