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和那頭白狼離開后,風夕就立刻盤腿坐在了床上,上身出了那包紮傷口的布條幾乎是**著,身上的傷口又一次的滲出了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