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現在,她也顧不得那麼許多了,她自己也是有空間的人,雖說空間造詣實在是只得了一點皮毛,連兩娃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但關注一下空間內的情況還是能夠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