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當然是吃了你,完成儀式,得到打敗馬其頓這個亂臣賊子的力量!”說着庫羅張嘴就向程龔的右耳咬去,伴隨着程龔的慘叫,右耳被庫羅用嘴生生撕扯了下來。庫羅一邊咀嚼一邊說道:“你的慘叫聲真難聽。”說着庫羅準備伸手去挖程龔的眼睛,卻發現自己沒張第三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