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真舒服……”懶洋洋的躺在浴桶裏,姜焱感慨的自語着,“這麼說,哥們我在地球上的時候,至少也一個星期洗一次澡呢。到了這裏以後,好幾個月都未必洗的上一次,真叫一個別扭!說來,還是城市裏的普通生活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