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凱博認為,若不是因搜尋布倫特耗費了組織內成員太多的精力與時間,導致人心有些渙散,這次看守城門的任務儘管倒霉了一點,卻也應該會有一批人自告奮勇的站出來,而不是非要他大放血一把,方才不情不願的接下任務,這次的損失,得記在那可惡的布倫特頭上。 車輪軲轆作響,臨近帝都大陣的邊緣,三輛豪華馬車驟停,在幾名馬夫的殷勤伺候下,三名大腹便便意氣風發的富賈豪商從各自的馬車內走出,其後多有侍從家眷跟隨,看起來就如同拖家帶口外出踏青的旅人,說不出的瀟洒闊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