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勢至一聽,並不動怒,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休怪本座了,今天你們歸依是最好,不歸依我自然有辦法降伏你們。”說完竟是不再多說,手中的一串佛珠突然化爲一道金光向敖廣擊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