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明白,以她女兒身的身份前往西北,並不能起到多大作用。畢竟她真的沒吃過苦,她不知道自己任性前往西北,會不會耽誤了要緊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