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睜著眼睛等了半天,都沒等到他再說什麼,反而聽到他平緩輕柔的呼吸聲。他長長地睫毛交織在一起,已經靜靜地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