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麼一說,我看着就更像了,於是再也沉不住氣,跟蕭影一起竄進洞內。進去我們倆就左右轉身,朝不同方向看去,空蕩蕩的,一個人影也沒有。再把燈光移到上面的凹洞,也沒任何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