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這些事都過去了。過去就過去了,不要想了。”謝文興在她面前坐下,想到什麼眉頭一揚。“關於明年惠惠的三月三,往朝廷裏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