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聽你說話,我是無法想象一個宗主之王看起來只是一個小孩子。”海恩斯點點頭,眼睛裏沒有絲毫的輕視,在他面前那個略帶一點嬰兒肥、看起來蠢萌蠢萌的芬里爾,絕對不是個好對付的主兒,活了幾萬年,沒誰比他活得更加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