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蘭達將我的衣服整理好,站起身子來就往外走,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她,不明白爲什麼尤蘭達又不說話了,尤蘭達走了好幾步才扭過跟我說:“不,沒有事情拖住我,我只是故意來得晚,讓你們昨晚得罪我。” 我愕然,沒想到昨晚上的事情,尤蘭達到現在還記恨着,而且還是一個很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