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切菜,她都膽戰心驚,生怕她割到手,等她弄油下鍋,險些把她鍋砸了之後,余漫兮可算知道,傅斯年為什麼說她膽子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