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山之上的氣氛,變得越發的緊張起來,兩大陣營內的武道中人,幾乎再沒有人一人離開過各自的聚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