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中不相干的人,不過是看了場笑話,甚至沒人在乎言家女兒是什麼來歷什麼品貌,唯有一個人,默默飲下杯中酒,連帶著心裡的傾慕和不甘,都艱難地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