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風怎麼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不過他卻是隱隱有種感覺,那種感覺就如同隔了一層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