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頭至尾沒叫一聲爹,亦沒喚一聲大哥,但眾人卻沒覺得有何不妥,因為都在吃驚這堂堂游家二小姐,為何會中意於他一個破升而來的小白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