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奶奶的這是個什麼格局,怎麼入口居然是一個鐵籠子?”胖子拍拍沾在肚皮上的鐵鏽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