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廖警官說了疑問,廖警官說:“當時的情況你不知道,抓到魯大剛,調查他的身世家庭之後,我們辦案組人員先入爲主就覺得他有‘精’神疾病。當他審訊時‘交’待殺了妹妹很多次,審問人員下意識就覺得這是瘋話,根本不相信。之所以還在問他第一次殺妹妹的情景,不過是例行公事。說白了,誰也沒拿這個當回事。當時我們是這麼認爲的,魯大剛‘交’待第一次殺妹妹的經過,言語不詳,中間有許多細節缺失,更說明了這一切正是源於他的臆想。但是現在回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