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瞧見這一排排低伏着頭顱的霸王蠑螈之後,我那緊張得快要停止的心臟,方纔恢復了正常來。